陈戌源称江苏队退赛或迎转机 直言国足平菲律宾很生气

短短不到20天时间,央视著名主持人白岩松就两次大篇幅的谈论中国足球。在刚刚播出的《白·问》第四期节目中,白岩松对话中国足球协会主席陈戌源。陈戌源在访谈中,提到包括江苏队在内的几支队伍将在下周会“发生一些事情”,同时陈戌源还透露北京国安的名称大概率会被保留,而上海海港的新名字与自己无关,其个人并不是很满意。在谈及其任职期间,国足最让他决定不满意的比赛时,他的回答是与菲律宾战平一役;并且最后还提及自己一度后悔出任中国足协主席职务,但现在很坚定,不后悔!

《陈戌源称江苏队退赛或迎转机 直言国足平菲律宾很生气》

白岩松:前国足队长范志毅在一档娱乐节目中吐槽篮球,足球吐槽篮球,你怎么看?

陈戌源:我觉得中国足球这些年来受到社会各界的批评还是蛮多,原因是中国足球比较落后,落后就要挨打。我们最重要的是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,如果中国足球有更多的希望和进步带给老百姓,老百姓肯定会给中国足球更多支持和正面评价。关键是要做好自己。

白岩松:2021赛季中超联赛没有按照原预想正常的3月份开始,而是定在4月20日,是什么因素左右的?

陈戌源:联赛的筹备工程还是很庞大的,今年的职业联赛与上赛季相比有三个新的变化。一、中国足球职业联盟筹备组将实质性的进入到联赛运营当中;二、我们初步设想今年中超、中甲、中乙各级别赛事将不分为两阶段,而是把整个联赛全打完;三、今年的升降级是有变化的,要为明年中超扩军做准备。为了能把联赛做好,包括选择广州和苏州作为承办地,也是做了很多工作。

另外定在4月20日,也和中国女足要在4月8日客场打韩国女足,4月13日在主场苏州踢奥预赛亚洲区附加赛次回合有关,希望是女足踢完,中超联赛恰好跟着,所以我们觉得4月20日还是很合适的。

(之后谈到职业联盟),我今年比去年涨了一岁也成熟了一点,我去年过于乐观,职业联盟的组建主要问题是领导班子无法确定,这里面我要做检讨。目前职业联盟组建的工作在有序的推进当中,最大的困难主要是管理人员的组成,现在基本完成了组建。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职业联盟会以新的形象出现在大家面前。今年不是可能组建,是要在上半年必须组建完成。

白岩松:上赛季中超联赛的赛制有争议,有的球队赢了好几场降级了,有的球队赢了一场就保级了,今年联赛的全赛程能否保证公平?

陈戌源:去年我们在疫情期间,赛程制定比较仓促,没法在短短半年时间内把30轮联赛全部消化。今年我们提前着手准备,所以准备从头到尾把30轮联赛一下子踢完。去年的赛制可能不够理想,但今年我们希望把这个困难克服掉。

白岩松:中超扩军是否是好时机?

陈戌源:我们原来规划到2023年中超扩展到18支队伍,中甲扩展到20支,中乙扩展到32支队伍,当然整个扩军要根据足球发展的情况决定。职业联盟筹备组在和足协沟通联赛筹备的过程中,希望今年就为扩军做准备。

第一个理由是,相当一部分的运动员,因为赛事比较少,没能获得出场机会,这对中国足球发展是个损失,联赛扩军也是从此考虑;第二个原因是从足球市场化角度考虑,我们也想推动足球市场化发展,18支中超球队的规模从市场效益来看会比16支更好。

白岩松:新赛季中超联赛能否在疫情控制很好的情况下放开,让球迷回到球场?

陈戌源:与去年相比,今年的疫情我们基本控制住了,所以准备从一开始就对球迷开放,广州和苏州当地政府也给我们巨大支持,只要在防疫要求允许的条件下,我们会逐步放开。另外,也需要看当地的安保和疫情变化来决定。另外,我们足协也下发了通知,希望球员和教练员在中超联赛开始前,在当地完成疫苗的接种。

白岩松:关于中超冠军江苏队还有天津队可能退出,是否会有转机?

陈戌源:我们看到了一些俱乐部中存在的问题,也和这些俱乐部做了很多的沟通。初步判断,原来的苏宁队已经发布了停止运营的公告,现在来看他们达到准入的要求较为困难;天津队也面临一些困难,我们正在等待下一步消息。

中国足协和体育总局非常重视这些问题,也在研究出现这些情况是什么原因,怎么处理好这些问题。我觉得中超冠军球队突然发生这么一种状况,从我个人角度来讲是比较遗憾的,我本人和苏宁进行过多次沟通,从投资人角度来讲,更应该考虑到足球本身是个社会公益产品,投资人更应该考虑让俱乐部更有能力的发展。希望以后这种事情尽量不要发生。老的苏宁队参加今年的职业联赛几乎不可能,但他们俱乐部的组织结构还在,当然可能也会有投资人感兴趣,一切取决与这几天的工作情况。

目前我得到的消息是,老苏宁暂停营运的,几乎不可能参加本赛季职业联赛。但他的组织机构还存在,可能会有投资人对苏宁俱乐部感兴趣,一切取决于这几天准备工作的状况。

白岩松:浙江队或者其他球队是否确定替补,还是说会有变数?

陈戌源:一切到下个星期,完成准入审核之后就会水落石出,究竟是哪些俱乐部不符合条件退出,哪些球队按照规则递补进来。下个星期应该会发生一些事情,我们做了多种方案的准备。

白岩松:对于足球俱乐名称的“中性化”,尤其是上海上港改名为上海海港,简称还是上港;北京国安保留名称是否又是特例呢?

陈戌源:北京国安的名字大概率能得到保留,因为中信国安的股份很可能被中赫集团收购,收购完成后队名便和投资人字号没有关系,因此可以得到保留。

坦率讲,离开上港董事长的位置已经2、3年了,我对上港有感情,但我对上港的工作是一概不问的。要我本人不太赞成,海港队可以有更好的文化名称,但这是企业自己提出来的,经过专家委员会认可的,我只听从专家委员会的认可。我可以很坦诚说,这是上港集团企业的决定。

白岩松:你在担任中国足协主席期间,最不满意国足的一场比赛是哪场?

陈戌源:国足最让我生气的是去年对菲律宾那场,打平了(笔者注:实际是前年,因为国足2020年全年并没有踢国际A级比赛)。

白岩松:如何看待上赛季中超联赛裁判屡次引发争议?

陈戌源:我们职业联赛裁判队伍总体来说还是存在很多问题:第一、这些裁判的职业水平不到位;第二、我们裁判界确实存在一些不良习惯,会影响这些裁判员在执法过程中的判断;第三、不能完全说没有我们曾经打击过的假赌黑。

白岩松:中超大牌球星纷纷离开,球迷不开心怎么办?

陈戌源:我相信更好的球员会陆续进来,大家会看到新的联赛。

白岩松:如何看待归化球员,以及中国足协能否管理住归化球员?

陈戌源:中国足球发展提高,主要还是要靠中国球员,归化球员只是辅助。限薪以后,对于一些高价的归化球员可能行不通了,但适合中国足球发展的归化球员还是可以的,但归化毕竟不是一条主路。中国足协能够管理所有中国球员,当然包括归化球员。

白岩松:担任中国足协主席是否后悔过?为什么在这个年龄还要干这么难的工作?

陈戌源:为了我所追求的社会责任,希望为中国足球做点什么。我到足协工作差不多两年,在企业46年,开玩笑讲,以前都是我骂别人,没有别人骂我。在足协工作一年多,有过彷徨,有过犹豫,但我现在很坚强,我觉得我必须要干下去,承担这个责任。我曾经后悔过,但现在很坚定,不后悔!我必须要继续下去,带领大家选择一条正确的发展道路,一起努力找到,一条符合国情、符合规律的路。(卓奥友)

采访间隙,陈戌源还参与了快问快答:

Q:会踢球吗?

A:我会踢,我在65岁年龄段算好的。

Q:中国什么时候夺世界杯?

A:希望在这个你这个年代能看到(“你”指的是动画人物小白)

Q:大牌球星走了球迷不开心了怎么办?

A:更好的球员会陆续进来,会看到新的联赛。

Q:您到了享天伦之乐的年龄,但为什么还干这么难的工作?

A:为了我追求的社会责任,希望为足球做点什么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